最新最全的游戏资讯新闻内容分享。
您的位置:主页 > 攻略 > 内容:巧虎视频乐园app最新版本(巧虎智力答题小游戏)

巧虎视频乐园app最新版本(巧虎智力答题小游戏)

时间:2021-06-06 05:03:00来源:https://www.fangfengyichenwang.com.cn

导读 : 最近,北京大红门银泰百货的乔虎儿童早教机构突然宣布停止营业。乔虎KIDS品牌管理运营方发表声明称,正在与家长沟通,登记相关信息,协商,将尽快完成后续安置计划。南方记者...

最近,北京大红门银泰百货的乔虎儿童早教机构突然宣布停止营业。乔虎KIDS品牌管理运营方发表声明称,正在与家长沟通,登记相关信息,协商,将尽快完成后续安置计划。

南方记者了解到,北京大红门银泰乔虎儿童中心并不是最近关闭的第一家早教加盟店。受疫情影响,不少早教加盟商纷纷宣布关闭。业内人士告诉南方记者,早教机构加盟店前期投资和运营成本较高,疫情下租金压力和人员成本压力放大。

疫情期间,一些线下早教机构也在探索新的课程模式,包括提供线上课程。有专家认为,网络形式的早教可能会让企业在短期内赚取收入,但不会成为早教行业发展的主流。一些专家预计将建立一个基于技术和资本的全新商业模式。

早教中心突然申请破产,回应称“未失联

近日,有家长向南方记者反映,北京大红门银泰百货“乔虎KIDS”早教机构突然宣布停止运营,影响了在该机构购买课程的400多名学生家长。

一位家长告诉南方记者,由于疫情原因,早教机构从年初开始停办线下课程,已经关闭。期间组织老师经常在微信聊天群与学生和家长互动,没有出现异常。7月29日,该组织的工作人员告诉父母,商店将限制目前的接待。8月5日,父母在微信群上看到了“破产通知”。

——涉案早教机构的运营方北京思凯文科技有限公司发布通知称,北京疫情的爆发对公司运营造成了很大影响。由于现金流无法支持运营,公司已向相关部门提出破产申请。同时,公司经7月31日股东会决议停牌,现已组成破产清算组进行清算。

8月14日,南方记者联系了乔虎儿童银泰中心负责人。“我们没有失去联系,大家都在积极应对和处理,有些家长因为玩多了打不通电话。”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清算前登记信息,同时已经按照课程合同的标准为部分家长转班退费。"乔虎总部和乔虎儿童中心运营商对此事非常重视."

同日下午,乔虎KIDS中国品牌运营经理发布声明称,北京大红门银泰乔虎KIDS中心所属公司是乔虎KIDS大红门银泰中心的独立运营实体,目前正在与中心成员家长沟通,登记相关信息,协商。中心负责人也在不断跟进和推进后续工作。中心所有成员现在都可以直接向中心注册转班或退费,中心将核实记录,并尽快与成员妥善联系,完成后续安置计划。

根据声明,北京的其他乔虎儿童中心是独立的运营实体,目前都在正常运营。对于北京大红门银泰乔虎儿童中心的后续进展,公司将继续关注和确认处理进展。

无法开课、成本超负担,已有多家教培机构关停

北京大红门银泰乔虎儿童中心不是最近关闭的第一家早教商店。

疫情之下,很多线下培训机构已经宣布,由于无法开课和租用劳动力的成本压力,将关闭。其中,7月份,家长在社交媒体上爆料,银川和上海两家乔虎KIDS早教中心门店突然关闭。此外,宝月公园,

ata-gid="11543120" qid="6595521312758715655">美吉姆等早教机构也被曝有加盟店闭店。


受到冲击的不止早教机构,还包括各个教培机构。6月22日,在中国经营了12年的迪士尼英语发布致迪士尼英语学员及家长的公开信,宣布关闭迪士尼英语中心。尽管公开信未明确说明停业原因,但也隐晦表达了疫情与在线授课趋势对业务的实际影响。


一位从事早教行业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由于运营成本高,大多数早教机构以品牌加盟店而非直营店的形式存在,这一模式在教培行业也十分普遍。品牌管理方向经营者收取一定的加盟费用和权益金,这是“很大一笔钱”。除加盟费外,场地、人员也是不小投入。


疫情下,租金压力、人员成本压力等问题被放大。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品牌总部会和加盟商签署特许加盟的合同,总部也会给加盟商一些管理支持。但加盟店的运营出现问题时,品牌总部是否协助解决,要视其运营能力而定。“比如说互相甩锅、互相追责,这种问题都有可能出现。”这也导致了家长们的维权困境。


事实上,2019年以来,已有爱乐乐享、水孩子等多家知名早教机构的多个门店因经营不善致倒闭关门,涉及大量消费者课时未完成、学费未退。对此,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南都记者,早教行业在中国的发展处于起步阶段。一些投资者了解不多,在选择这项投资时不够理性。因此,早教机构的运营企业资金链破裂,在疫情之前就有。其还称,疫情对早教行业的影响是一时的,从长远来看,真正制约早教行业发展的,是相关的专业人员数量不够,很多从事这一行业的人没有相应的专业素养。


有业内人士认为,疫情过后,早教行业的准入门槛和品质标准会明显提升,业余选手会被淘汰出局,行业内竞争会更加激烈。


针对线下早教机构的相关的扶持正在进行。疫情之下,已有早教机构减免加盟商的相关费用。此外,为减轻疫情对教育培训机构的影响,从3月开始,北京、上海、广州等多地教育主管部门会同相关部门,出台了减免房租、延期纳税等措施。


多个早教机构在线转型,是否可持续待解


疫情期间,出于“自救”、维护用户粘性等需要,线下早教机构们曾探索新的课程服务。1月28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通知中,除了暂停线下开展收托、保育服务,还提出鼓励3岁以下婴幼儿早教机构、亲子园利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提供服务。


与此同时,众多早教机构纷纷转型线上教学。


早教机构悦宝园推出免费在线资源包,美吉姆疫情期免费开放95节线上课程,此外,也上架了需要付费的线上欢动课。早教机构金宝贝对全国0-6岁宝宝家庭,免费开放金宝贝VIP馆权益90天。除线上课程外,还有早教机构开拓了户外体验课的新业务。


然而,线上课程的认可度似乎并不高。


一位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相比K12等教育类别,早期教育在线上的受到的客观限制诸多。“很难转到线上去做。因为孩子太小了,只有0-3岁,没有家长会愿意让孩子一直看电子产品。早教的课程体系注重对孩子各方面能力的提高,也需要给孩子社交的环境。在线上,很多功能无法实现。”其表示。


储朝晖也认为,在线早教短期内也许能让企业获得一些收入,但不会成为未来早教行业发展的一种主流趋势。


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早教需要动用幼儿的触觉、听觉等感官功能,只有在线下场景中实践才有效果,但转移到线上也有有利一面。“孩子在家里,家长可深度参与教育过程。资本加技术,再把家长也整合进来,锤炼出一种标准化的、整合型的、模块化的教育和保护,我觉得是可以发展的方向。”


马学雷认为,早期教育未来的长足发展,与经济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它取决于外部经济社会和相关部门的态度,但更重要的是行业的努力。“能不能够创设出这样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只要资本有很大的投资兴趣,技术、人才等相应就能跟得上。这需要行业的智慧。”


目前,各地的校外培训机构正在全面复课。8月9日,北京市教委宣布,即日起,全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可向审批机关书面申请,经批准后,恢复线下课程和集体活动。


未来早教机构如何创新发展,仍有待从业者探索。


出品: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


采写:南都记者 吴佳灵


相关推荐:
最新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