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BLOG

ro手游怎么幻化,仙境传说手游回廊道具

  

  也许是云南的惊艳太多了,所以鹤庆被淹没了,也正是这种低调,越发显出了她恬静质朴的美。她属于大理白族自治州,但离丽江很近,离丽江机场只有12公里。那天晚上,我们沿着鹤庆的湿地散步。乡下黑暗的天空中有星星在闪烁,但远处的天空中总有一种亮色,像晚霞。当地人说是丽江机场的光,就把丽江机场叫做家门口的机场。丽江曾经很火爆,但热度至今未退。鹤庆依然安静地躺在高原的草海湿地,矜持而羞涩,而它却靠近繁华的古城。   

  

  我们偶然遇到了她――因为我们陪同几位韩国民俗学教授去大理考察,我们最后参观了李小白的银壶工艺作坊,一个非遗传承基地。作坊位于鹤庆县草海镇三义南自然村。没想到,这么偏僻的村子,却很有钱。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是深宅大院,三层楼砖房,带个大院子,院子里的花草都打理得很好。李小白的工作室位于这组建筑中,有一个大花园、办公室、陈列室和工作室。花园中蜿蜒的小径连接着这些建筑。李小白的侄子小辉陪着我们。这是一个很阳光的年轻人,只有26岁,但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初中毕业,但说话好听。他可以聊企业管理,聊人生哲学(下图为小辉和作者在车间)。   

  

  他邀请我们去他们车间的产品陈列室喝茶。在一面墙的玻璃柜里,摆放着40多件历年制作的银茶壶,有纯银的,也有镶嵌银玉石的,还有金银的,姿态各异,精美绝伦。李小白的银锅以纯手工制作而闻名。从一块银开始,一千把锤子慢慢敲打出一个独特的闪闪发光的银锅。据说真正敲出一个银壶需要20多万锤。看那银壶的形状、轮廓、线条,你很难想象它不是模压的,而是手工锤打的。小辉说,人工银壶和机压的根本区别在于灵气。机压银壶拿在手上,你感受不到它的生活节奏。它是死的,只是一个物体;人工敲出来的银壶会让你有一种抱着一个生命体的感觉。它是有生命的,有生命的感受和体验在里面。就像意大利小提琴和瑞士手表一样,只有手工制作的才有味道和品位。手工银壶,倒茶的时候,水是一条水线,永远不会散,就像玻璃柱一样。小惠现场为我们表演了茶道。用的杯子都是他们作坊生产的银杯,连托盘都是精致的银制品。更“夸张”的是他烧开水的水壶——那是他们用同样的工艺制作的纯金水壶。这个制作精良的金水壶是金色的,没有任何锈迹和水渍,价值20多万元。金壶银灯茶道,人生第一次。   

  

  车间订单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海外。我们参观了现场,都是手工完成的,标准的非遗传承。园中叮叮当当的锤打声此起彼伏,听起来像是音乐节奏。小惠还带我们去了私人非遗中心,他们正在那里建一栋大楼。就在这条村道的尽头,一座建筑已经成型。建成后,里面有办公室、车间、展厅、培训基地。在门口挖个池塘,种荷花。英国一家老牌银器生产公司与他们签订了合作协议,也将在其中设立机构。边寨的开放和遗产令人欣慰。   

  

  午饭后,我们去村头散步,那里所有的生态保护区都是国家保护湿地。一片片,一张张树皮,像一个个湖泊,星罗棋布。远处岱山蜿蜒,附近村舍错落有致,树木繁茂,各种建筑交通,是一道美丽的田野风景。令人惊讶的是,正值荷花盛开的季节,满湖的荷花正在第二次绽放。西湖的荷花我看过很惊艳,但很难和眼前的草海湿地的荷花相比。我们试图沿着山脊小路深入荷塘,但很快就被湖水挡住了,只能远远地看着。   

  

  与荷花相比,这里的湖面上有大量的睡莲。与荷花相比,睡莲娇小可爱,优雅精致,或有淡黄色或粉红色的花瓣。它们矫健地舒展身姿,挺起花蕊,静静地躺在湖面上,没有喧嚣,也没有争宠。   

  

  不过,更低调的是易德,这里的特产。这是一种生长在湖里的水生植物。它只能生长在云南清澈纯净的水中,稍有混乱就会湮灭。通常有三瓣,纹理清晰,洁白无瑕,精致无比。而植物隐藏在水中,一根根枝条直立在水中,就像它的身体在游荡。   

水里,花朵则像它的脑袋,探出湖面,追寻阳光。往往有阳光它就露脸,没有阳光就潜入水中。这可说是非常忠贞的向阳而生,称它为“水性杨花”,实在有点冤屈了。这种植物喜欢群居,密密匝匝地比肩而立,那星星点点的花朵洒满湖面,宛如绿色的丝绒上镶满繁星般的碎钻。而且水性杨花能够食用,口感嫩滑清新,是一道特色佳肴。

  

这里的湿地是自然生态保护区,生长着无数鸟雀,湖面上不时掠过的白鹭,扑打着翅膀,呱呱啼鸣着,从绿色的湖面上,从粉色的荷花上,从黄色的睡莲上,从白色的水性杨花上,低低地掠飞。那翕动着的白色的翅膀,使湖面有了动感有了生气。这些白鹭长期栖息在这一片湿地,在绿色的小树林里落脚,每棵树上都歇满了白鹭,俨然“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小辉突然心血来潮,向一家村民借了一辆车头像劳斯莱斯样的电瓶游览车,载着我们一行在湿地间穿梭。阴天,云层很厚,堆积在天边,像棉花絮一样与群山缠绕。眼前,湖光潋滟,绿波微漪,树、花、房、云、山影影绰绰地幻化在倒影里。这种田野风光是一般游览胜地难以寻觅的――静谧,质朴,寥廓,天地间仿佛唯有我们这一群湿地游子。

  

晚上投宿在隔壁新华村的国际生态园――在鹤庆县真正出名的是新华村,尽管李小白的银壶工作坊作为非遗传承基地在三义村,但新华村几乎全村都从事银器制作,各种银器的茶壶、杯盘、器皿、雕塑和工艺品等应有尽有,而且村口开着各种店铺,所以新华村有接待宾客的客栈。这是类似电影里看到的乔家大院般的一座典型的白族大宅院,里面有三进,每一进都有一座天井,每座天井都有一个大池塘,围绕天井是两层楼的带回廊的建筑,雕花的凭栏和门窗,池塘里或睡莲朵朵,或水性杨花星星点点,天井石卵子路面上闲散地摆放着几把椅子,客人可以品茗观花。旅馆绕后有木铺的栈道,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既有白族的文化特色,又颇具江南水乡风情。

  

夜深人静,本想像朱自清先生一样,踱出房去,看看荷塘月色,但那晚少了朗月繁星,天黑黝黝的,只有旅馆走廊里露出的昏暗的灯光,于是也就收了这浪漫的兴致。

  

作者:陈圣来编辑:谢 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