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中国皮鞋品牌,“红色蜻蜓”一定是很多消费者脱口而出的名字。   

  

  然而,提起钱金波,可能很多人都不认识,他可是赫赫有名的“温州鞋王”,他一手创办了红蜻蜓,最高峰开店超过4000家,每月进账两亿多,曾被誉为最会赚钱的皮鞋王。   

  

     

  

  22岁之前,他干啥啥不行,此后却在制鞋业突然找到感觉,32岁赚到1个亿,41岁却又赔了5000万,10年后手握43亿元。   

  

  钱波用了25年的时间,把红蜻蜓从永嘉农村的一个小鞋厂,成长为全国近三分之一的人都知道的品牌,总销量2.5亿双,可以绕地球三圈。   

  

  更不可想象的是,这样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有着学者般的人格。那么,他是如何进入商界并同时取得如此成功的呢?   

  

     

  

  这条创业之路坎坷,成功者不计其数。然而鞋王钱锦博低调另类,却着实让人好奇!   

  

  在中国制鞋圈里,钱金波无疑是个另类人物,他举止儒雅,为人行事低调谦恭,他痴迷于鞋文化,不惜投入数千万元开办鞋文化博物馆,有人说,他不像商人像个书生,更像是一个有梦想的“文艺青年”!   

  

  温州,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标杆城市,经过多年的磨砺,创造了无限的辉煌。一批温州品牌,在长期的奋斗发展中,积淀沉淀,光芒四射。   

  

  河流流经楠溪江的永嘉,山水很美,但对于永嘉的“山上人”来说,风景是不能吃的。正是因为“八山一水一分田”,永嘉多年来一直是贫困县,也因为落后贫穷,永嘉一度被外人称为“永久休假”。   

  

  当时耕地稀少,很多永嘉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南征北战,辛苦劳作。   

  

  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支闻名全国的温州百万供销大军里,光永嘉就有近20万的供销大军,奥康老板王振滔、红蜻蜓创办人钱金波等,就是此中的一员。   

  

  钱波于1964年出生在美丽的楠溪江畔的浙江永嘉。他生长在一个贫穷的家庭,有许多兄弟姐妹。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五个姐妹和一个兄弟。初中的时候,由于偏科,数理化不好,钱锦博中考后没有继续读下去。   

  

     

  

  退学后,钱锦博没有学美术,而是去给做画家的姐夫当学徒。然而,他工作没多久,就跟着另一个做木匠的姐夫,改做木工。   

  

  有着做皮鞋传统的温州永嘉,是“温州鞋”的发源地之一,钱金波和他的木匠弟弟王振涛,就是靠鞋把命转了!   

  

  18岁那年,钱金波听从了母亲“男子汉要学一门正正规规的手艺”的教诲,跟着姐夫本本分分地做了4年的木匠,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卖鞋可以赚大钱,于是钱金波和王振滔一起开始在全国各地推销温州皮鞋。   

  

     

  

  不到两年时间,钱锦博跑了武汉、长沙等100多个城市,瘦了10多斤。有志者事竟成。金波靠卖皮鞋积累了大量财富。   

  

  如果没有机会,就出去创造。有机会就点石成金。   

  

  1988年,假冒伪劣的“温州鞋”成了“千夫所指”,人人喊打。他们的武汉店也被当地工商部门查封没收。   

  

  有了积蓄的钱金波就和王振滔回到老家,一起创办了奥康的前身――永康奥林鞋厂,寓“奥林匹克”之意,这是一个家庭作坊式工厂,3万元起步,一台制鞋机,外加几个工人。   

  

  那时,钱锦博和王振涛密切合作。钱金波负责生产,王振涛负责销售,常年跑市场。   

  

  可惜两人最后还是因为性格不合“分开”了!难能可贵的是,32年来,两人都保持着匠心和初心,都在努力奔跑,追逐梦想。他们中间从来没有改变过方向,也成就了两家国内鞋企巨头!   

  

     

  

  由于难以协调想法和“家庭式”管理的矛盾,王振涛和钱锦博决定和平分手。王振涛继续创建奥康,而钱锦博创建红色蜻蜓。   

  

  1995年初,31岁的钱金波拿着全部积蓄,租了一个500平方米的厂房办皮鞋厂,起名“红蜻蜓”。   

  

     

  

  然而,彼时的温州有着近4300家鞋厂,其中不乏康奈、奥康、吉尔达等佼佼者,而全国鞋企则更多,像森达、富贵鸟等已经很有名气,鞋业市场竞争异常激烈,要想从中杀开一条血路,太难了。   

  

  金波决定从设计入手,走出一条自己的创作之路。所以我特地去米兰请了一位了解中国文化的著名设计师来帮我设计最新的融合中西风格的皮鞋款式。   

  

  这一   

年6月,打着烫金的红蜻蜓LOGO的第一批皮鞋出厂,款式酷似意大利,却只卖十分之一的价格,再加上钱金波独特的渠道策略(渠道商拿大头,自己拿小头)。

  

仅仅一年时间,钱金波的红蜻蜓营业额就突破了千万,2年突破亿元大关。

  

1998年,红蜻蜓开始尝试终端销售,一年时间里,红蜻蜓在浙江、湖北、安徽等30个城市开了近300家直营店;

  

  

2000年,红蜻蜓产值超过1亿。此后几年,红蜻蜓一骑绝尘,成为了中国鞋业的领头羊。

  

红蜻蜓的成长中钱金波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长处。如果不是成为一个商人,富有艺术气质的他也许会成为一个作家或者诗人。

  

别的皮鞋厂都在运送皮鞋的大箱子上面写上“请勿挤压”之类的话,而钱金波却在箱子上印着这样一句话:从距离中寻求接近。

  

2005年,由红蜻蜓独资建立的中国鞋文化博物馆建成。与很多企业的博物馆不同,红蜻蜓的鞋文化博物馆里看不到一双红蜻蜓的产品。

  

  

同样是2005年,钱金波遭遇了创业中最大的“黑天鹅”:

  

有了钱以后,钱金波经不住头脑发热,开始实行多元化经营,相继进军皮具、小额贷款、房地产等5个行业。

  

没有想到5年后的2005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由此带动原材料、人工成本大幅攀升,“一不小心成了接盘侠,赔了5000多万”。

  

苦厄与烦恼之中,钱金波跑到寺庙呆了两个礼拜,深刻反省之下宣布:除鞋业以外的产业,全部“归零”。

  

而且,精品意识在钱金波意识中逐渐成型,公司开始从靠数量取胜慢慢转变为靠质量取胜。

  

2007年,红蜻蜓的产品为12000款;到了2008年,变成了8000款;2009年减少到7000款;2010年则只有6000款。但是,单款产品销售量却越来越多,利润也越来越高。

  

做企业并不见得要一直做加法,有时候做减法反而效果更好!质量取胜的红蜻蜓高光时刻也随之而来。

  

2015年6月,红蜻蜓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此时,它已在全国布局了4000多家销售网点,钱金波个人财富彼时业已超过43亿元。

  

  

如今,亚洲早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制鞋中心,产量占据到全球55%。中国产量在其中占比最大,是整个亚洲总产量的80%。而我国鞋业的发展也从最传统的线下门店营销模式,开始转为线上线下齐头并进,可很多企业却就此迷失了。

  

这个时代,对于重燃梦想,希望改变的人和企业来说,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对于思想守旧的人和企业来说,却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2019年,富贵鸟正式退出港交所舞台;2020年,曾经风光一时的贵人鸟遭遇ST;之后达芙妮彻底退出中高档品牌的实体零售业务……一连串知名民营头部鞋企相继迎来“至暗时刻”。

  

  

红蜻蜓的三季报同样不容乐观,财报显示,其今年1到9月实现营业收入16.26亿元,同比下降25.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966.44万元,同比下降47.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031.75万元,同比下降71.84%。

  

究其根本,因为YQ红蜻蜓4000多家门店被迫关店停止营业,不过钱金波也在尝试自救:

  

3月8日,他就化身为“波波大人”首次尝试直播,在淘宝的红蜻蜓官方旗舰店内展示和介绍产品,吸引了43.53万人观看,点赞更是突破300万。

  

  

双十一期间,红蜻蜓某单品全渠道单品牌销售额突破3.8亿元。整个双十一,红蜻蜓GMV同比增长111%,整体销售排名进入天猫时尚鞋靴前3,其中红蜻蜓品牌旗舰店排名男鞋品类第1、女鞋品类第4。

  

值得一提的是,12月16日晚间,红蜻蜓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董事长钱金波先生提名,及董事会审议,同意聘任其子钱帆先生为公司总裁。

  

其实,除了红蜻蜓外,近些年,不少中国鞋履品牌都经历了从高光走向沉寂的历程,不论是无奈之下的被迫转型还是为了重振品牌的艰难自救,它们的故事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1995年,一只红蜻蜓在瓯江北岸起飞,时年31岁,卖了10年皮鞋的钱金波,创办了红蜻蜓,这一飞,就在大江南北飞了25年......

  

参考资料:

  

投资界《87年创二代接管红蜻蜓》、

  

温州商报《一双温州鞋的25年!蓝天,白云,红蜻蜓.......》、

  

一波说《十年赔了5000万,如今身价30亿,钱金波“红蜻蜓”能飞多高?》、

  

JingDaily传媒《红蜻蜓25年来第一次开快闪店,国产鞋业的艰难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