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游戏资讯新闻内容分享。
您的位置:主页 > 攻略 > 内容:棋类(好玩的棋盘游戏现实)

棋类(好玩的棋盘游戏现实)

时间:2021-06-11 20:53:32来源:https://www.fangfengyichenwang.com.cn

导读 : 其实在垄断游戏出现前几千年,人们就开始玩Senet,Patolli,Chaturanga了。这是一个在罗马不列颠发现的佣兵游戏(LudusLatrunculorum)中使用的棋盘(英国遗产/...

其实在垄断游戏出现前几千年,人们就开始玩Senet,Patolli,Chaturanga了。

这是一个在罗马不列颠发现的佣兵游戏(Ludus Latrunculorum)中使用的棋盘(英国遗产/科布里奇考古发掘信托)。

早在《卡坦的殖民者》、《拼字游戏》和《冒险》获得大批粉丝之前,真正的罗马军团就是通过玩Ludus Latrunculorum来打发时间的,Ludus Latrunculorum是一种具有战略意义的棋类,其拉丁名可以简单翻译为“佣兵游戏”。与此同时,在欧洲西北部,北欧海盗游戏Hnefatafl突然出现在遥远的苏格兰、挪威、冰岛等地。

再往南看,古埃及的塞内特和梅亨占据了上风。在印度东部,Chaturanga逐渐演变为现代象棋的前身。2013年,挖掘者发现了一组5000年前青铜时代雕刻精美的石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游戏作品。

从围棋到双陆棋,再到九人莫里斯和曼卡拉,这些都是古老的棋盘游戏,竞争激烈,欺软怕硬。

塞尼特棋

这是古埃及的Cenit棋盘,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公共网络)展出

Cenit是已知最早的桌游之一,深受法老图坦卡蒙和拉美西斯二世的妻子内维尔塔里女王等显赫人物的喜爱。考古发掘和艺术证据表明,这种游戏早在公元前3100年埃及第一王朝开始衰落时就出现了。

根据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说法,埃及社会的上层阶级用华丽的棋盘打Cenit,这种情况至今仍存在。那些穷人没有那么多资源,只能在石头的表面、桌子或者地板上玩游戏。

赛尼特象棋的棋盘又长又软。它由30个正方形组成,每十个正方形平行排列成三排。在游戏中,两个玩家获得相同数量的硬币,通常在5到7枚之间,然后通过游戏将他们的所有棋子发送到棋盘的末端。参与者不是通过掷骰子来确定移动的块数,而是通过投掷棍子或骨头来确定。就像大多数复杂的战略游戏一样,玩家有机会击败对手,阻止对手前进,甚至让对手重回棋盘。

这个Cenit板可以追溯到大约公元前1390年到公元前1353年(查尔斯埃德温威尔布尔基黄金俱乐部/布鲁克林博物馆)

埃及考古学家彼得a皮西奥内(Peter a. Piccione)在《考古学》杂志上写道,Cenit象棋最初是“一种没有宗教意义的消遣”,后来演变成“一种模拟冥界的场景,其中正方形描绘了来世的主要神灵和事件。”

style="font-size:15px;">较早的棋板是完全空白的游戏方块,但在大多数更高版本中,最后五个方块是具有象形文字的,表示了特殊的游戏环境。 例如,落在方格27的“混乱之水”中的棋子需要一直被送回到方格15,或者完全从木板上移开。


根据特里斯坦·多诺万(Tristan Donovan)的著作《一切都是游戏:从大富翁到卡坦殖民者的棋盘游戏历史》(It’s All a Game: The History of Board Games From Monopoly to Settlers of Catan),古埃及人相信“礼节性”的游戏具有来世的预见性。玩家们相信塞尼特棋揭示了前方存在的障碍,警告游魂们的惨烈命数,并为死者最终逃离阴间提供了保证,例如成功地将自己的棋子从棋盘上移开。


多诺万解释说:“最后一个空间代表了冉冉升起的太阳之神-雷·赫拉克蒂(Re-Horakhty),并标志着有价值的灵魂将与太阳神一起获得永生。”


乌尔皇室博弈


这块大约有4,500年历史的棋板上镶嵌着方形的贝壳牌匾,周围环绕着条状天青石,还装饰有复杂的花卉和几何图案。(大英博物馆信托基金)


研究人员常常难以确定几千年前的游戏规则


不过多亏了大英博物馆的馆长欧文·芬克尔(Irving Finkel)在20世纪80年代翻译的一块不起眼的楔形文字板,这使得专家们有了一套关于乌尔皇家游戏(或者称之为二十格游戏)的详细说明。


这款大约有4500年历史的游戏在现代被重新发掘了出来,这可以追溯到伦纳德·伍利(Leonard Woolley’s)爵士在1922年到1934年间发掘出的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乌尔皇家墓地。伍利共出土了5块棋板,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正方形的贝壳牌匾,周围环绕着条状天青石,上面装饰着复杂的花卉和几何图案。


这个棋板现在被收藏在大英博物馆,它的结构类似于塞尼特棋盘,三排正方形平行排列。然而,乌尔皇家游戏使用的是20格而不是30格。根据《全是游戏》的说法,它的形状是由一个4×3的棋板连接到一个2×3的棋板的两个正方形的“桥”上,“让人想起一个不平衡的哑铃”。


玩家们需要把棋放到棋盘的另一端才能取得胜利,他们是根据指节骨骰子的滚动来移动棋子。根据大都会博物馆记载的规定,镶有玫瑰花图案的方块是“幸运场”,可以防止棋子被抓住,或者可以给玩家额外的回合。


芬克尔(Finkel)指出,虽然乌尔皇家游戏起源于最初出土的美索不达米亚的城市地区,但至今考古学家们已在伊拉克、伊朗、以色列、叙利亚、约旦、埃及、土耳其、塞浦路斯和克里特岛等地发现了100多款这种游戏。后来版本的棋盘布局略有不同,它将右边的方块和桥换成了由8个方块组成的单行。(这种形式中更广为人知的是有20方格的模式,它古埃及很流行,那里的塞尼特棋盒子背面通常有20方格的棋板。)


盘蛇棋


盘蛇棋的规则现在还不清楚,因为随着古埃及王国的衰落,这个游戏不再流行。(Anagoria通过CC BY3.0下的维基共享)


大卫·帕里特(David Parlett)在他的百科全书式的《牛津桌游史》(Oxford History of Board Games)中,将Mehen称为“埃及蛇游戏”,它的名字来源于一个蛇形神。这项多人游戏大约在公元前3100年到公元前2300年之间流行,它最多需要6名参与者,他们的任务是领着狮子和球状的棋子穿过一个很像盘绕着的蛇的螺旋形跑道。


这种盘蛇棋的规则还不清楚,因为随着古埃及王国的衰落,这种游戏不再流行,在考古记录中也很少出现。


埃及考古学家彼得·a·皮乔内(Peter a . Piccione)在1990年发表的文章中写道:“根据我们对这个游戏的了解……这些狡猾的棋子沿着正方形螺旋移动,显然是从外面的尾巴到中间的蛇头。球状的、大理石状的代币可能同样被滚过了“更长的螺旋凹槽”。


帕莱特(Parlett)注意到了令人惊讶的一点,现今已知可能存在的盘蛇棋碎片中,没有一个小到可以装进和它们一同被发现的棋板的各个部分中,这给这个本就神秘的游戏更增添了一层神奇的色彩。


九子棋(西瓜棋)


一幅13世纪西班牙人玩九子棋的插图(公网)


2018年秋季,在俄罗斯维堡城堡(Vyborg Castle)的挖掘工作中,一块粘土砖表面蚀刻着一个被遗忘已久的中世纪棋盘。虽然这个发现本身可以追溯到较近的16世纪,但它所代表的游戏最早出现是在公元前1400年,当时建造库尔纳神庙的埃及工人在屋顶板上雕刻了一块九子棋板。


与现代跳棋相比,在九子棋中,对手指挥着由9名成员组成的队伍,每个人用不同的棋子代表,他们需要穿过一个网格状的竞技场。架起一个磨坊,或者三个人组成的一排,可以让玩家抓对手的一枚棋子。第一个不能成功组队的,或者第一个除了两个人以外全部输掉的人,就输掉了整个比赛。游戏的其他版本要求每个玩家依靠3、6或12个棋子组建兵工厂。


在希腊、挪威、爱尔兰、法国、德国、英国和世界各地的其他国家,根据世界游戏的不同,九子棋出现的例子比比皆是:包括如何制作,如何玩,它们是如何形成的。这个游戏在中世纪的欧洲特别流行,甚至莎士比亚在《仲夏夜之梦》中也提到了它。


在德国出土的中世纪九子板(沃尔夫冈·索伯通过CC BY-SA 4.0下的维基共享)


板棋


早在七八世纪的时候,僧侣们就可能用圆盘状的棋盘来玩Hnefatafl(板棋),这是一种挪威的战略游戏,国王和他的守护神对抗24名进攻者。(迈克尔·夏普/鹿之书)


古代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之一是一系列的策略游戏,统称为Tafl(板棋)。根据《牛津桌游史》的记载,早在公元400年,北欧人就开始玩板棋了。这是一种结合了战争和追逐的棋类游戏,它从斯堪的纳维亚传到了冰岛、英国和爱尔兰,但在11世纪和12世纪之间,随着国际象棋在英格兰和北欧国家的流行,它逐渐失宠。


2018年,在苏格兰的鹿修道院出土了一块圆盘状的游戏板,证明了板棋具有广泛吸引力。考古学家阿里·卡梅伦(Ali Cameron)说,这块棋板可以追溯到七或八世纪,是一件“非常罕见的物品”。


在与苏格兰人交谈的过程中,卡梅伦补充道:“这种棋板在苏格兰只发现了一些,主要是在修道院或是一些宗教场所。这说明这些棋板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的。”


其中最流行的板棋变体是Hnefatafl,它偏离了标准的双人游戏,使用高度不等的棋盘两端。在比赛中,国王和他的防守者要与一群数量比他们多的塔夫尔人(即进攻者)战斗。当国王的手下试图把他赶到一个安全的避难所时,进攻者们需要设法阻止他逃跑。避难所位于棋盘的角落里。国王只有进入避难所,或是被囚禁,游戏才能结束。


雇佣兵游戏


这是在罗马时代的不列颠发现的一块雇佣兵游戏(Ludus Latrunculorum)所用到的棋盘(英国遗产/科布里奇考古发掘信托基金)。


这款罗马帝国的祝酒棋是一种双人战略游戏,旨在测试参与者的军事实力。这种所谓的雇佣兵游戏是在不同大小的网格上进行的,已知的最大的是17×18的正方形,这可能是古希腊游戏Petteia(佩特亚)的变体。(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将“没有城邦的人”比作“佩特亚一块孤立的碎片”,很容易被对手抓住,从而也阐明了佩特亚的规则。)


关于这款雇佣兵棋第一次的记录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纪,当时罗马作家瓦罗(Varro)描述了由彩色玻璃或宝石做成的棋子。大约200年后,一个没什么名气的作家尼克劳斯·皮索尼斯(Laus Pisonis)为游戏描绘了一幅生动的画面,他解释道:“敌人的队伍被分裂了,而你成功地保持了自己的队伍完整出现,或者你也许失去了一两个士兵,但你却俘虏了大批敌方士兵。”诗人奥维德( Ovid)和马尔西亚(Martial)也在他们的作品中提到了这个游戏。


尽管它在书面和考古证据中反复出现,这款雇佣兵棋的确切规则我们仍然不清楚。据古游戏公司称,在过去的130年中,许多学者提出了对游戏进行重构的建议。其中最全面的可能要数乌尔里希·谢德勒(Ulrich Schadler )在1994年的一篇文章,该文章于2001年被翻译成英文。文章指出,棋手通过前后左右移动棋子,希望利用自己的两个棋子包围孤立对手。被捕获的代币随后要从棋盘上拿掉,而获胜一方的手就像劳斯·皮索尼斯所描述的那样“与一堆棋子一起摇摆”。



中美洲十字戏

中美洲十字戏又叫做帕托利,是阿兹特克人的一种游戏。这一游戏在迭戈·杜兰修士的《神与仪式之书》和《古代日历》中有迹可循。


在这种由中美洲早期居民发明的赌博游戏中,玩家们比赛把鹅卵石从十字形轨道的一端移到另一端。像帕莱特在《牛津棋盘游戏史》(Oxford History of Board Games)中指出的那样,作为骰子的豆子决定了游戏玩法,但是“进入和移动”的确切规则仍然不为人所知。


阿兹特克人通常在帕托利中下的赌注高得异乎寻常,参与者不仅押注实物或货币,还押注自己的生命。多米尼加修士迭戈·杜兰在16世纪撰写了一部关于阿兹特克历史和文化的大书,他解释说:“在这种游戏和其他游戏中,印第安人不仅会把自己冒险变成奴隶,甚至还会合法地当作活人祭品被处死。”


平民和贵族都喜爱帕托利,这种游戏在阿兹特克首府特诺奇蒂特兰特别受欢迎。据16世纪的编年史学家弗朗西斯科·洛佩兹·德戈马拉说,甚至连蒙提祖玛皇帝也喜欢这种游戏,他“有时会在一旁观看他们在帕托利茨利(patoliztli)玩这种游戏,这种游戏很像桌游,豆子被标记成有一面的骰子,他们称之为帕托利(patolli)。”


像阿兹特克文化的许多方面一样,帕托利被1520 - 30年代击败墨西哥帝国的西班牙征服者所禁。帕莱特写道,西班牙人摧毁了每一块他们能找到的游戏垫子,烧毁了每一块钻过的豆子,使得后来的历史学家很难拼凑出游戏的确切规则。



国际象棋

1831年在苏格兰外赫布里底群岛发现的刘易斯棋子,大约可以追溯到公元12世纪


现代国际象棋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印度的查图兰加(Chaturanga)游戏,它的梵语名字指的是笈多帝国军队的“四肢”:步兵、骑兵、战车和战象。第一次有记录的国际象棋大约在公元六世纪,但推测在此之前,查图兰加有四个玩家,每个人都扮演帝国的军事武器,互相对抗。棋子的移动模式类似于现代象棋,根据多诺万的《这就是一个游戏》。举个例子,步兵像士兵一样向前行进并在对角线上被俘,而骑兵则像骑士一样以L字形行进。然而,与今天的游戏不同的是,查图兰加游戏中包含了机会元素,玩家通过投掷木棍来决定棋子的移动。


在六世纪中期,印度商人向波斯的萨珊帝国引进了一种改版的双人版查图兰加,在那里它很快变成了一种改进版的Shatranj游戏。(“check”和“checkmate”源自波斯语,当对手的国王走投无路时,会说“shah mat”。)当阿拉伯人的军队在7世纪中期征服了萨珊帝国时,这个游戏进一步发展,它的棋子都呈现出抽象形状,以符合伊斯兰教禁止具象的规定。


国际象棋经由阿拉伯人控制的西班牙和伊比利亚半岛传入欧洲。一份可以追溯到公元990年的瑞士修道院手稿中发现了相关的最早文献,该游戏在欧洲大陆迅速流行起来。到12世纪末,国际象棋在法国、德国、斯堪的那维亚和苏格兰等国成为主流,并且这些国家都遵循着一套稍有不同的规则。


按照多诺万的说法“最彻底的变化”是在15和16世纪女王成为国际象棋中最强大的棋手。这种转变绝不是随机的。相反,它反映了以前闻所未闻的女性君主的崛起。卡斯提尔的伊莎贝拉一世率领她的军队对抗占领格拉纳达的摩尔人,而她的孙女玛丽一世则成为第一位凭借自己的权力统治英格兰的女性。这一时期其他杰出的女性皇室成员包括凯瑟琳·德·美第奇、伊丽莎白一世、纳瓦拉的玛格丽特和玛丽·德·吉斯。



西洋双陆棋

这幅庞贝的壁画描绘了两个人为一场西洋双陆棋而争论。


双陆棋是一种两个人玩的游戏,双方要争夺“获胜”,或将自己的15个棋子全部从棋盘上撤下。和本文中提到的许多棋子一样,双陆棋的确切起源尚不清楚。但这项受人喜爱的游戏的元素在诸如乌尔(Ur)、塞尼特(Senet)、巴棋戏(Parcheesi)、塔布拉(Tabula)、纳特棋(Nard)和施瓦尼(shwani -liu)等五花八门的皇家游戏中明显可见,这表明这项游戏在两种文化和几个世纪中都广受欢迎。正如奥斯瓦尔德·雅各比和约翰·R·克劳福德在《双陆棋书》(The Backgammon Book)中所写的那样,可以想象的最早的双陆棋是前面提到的乌尔(Ur)皇家游戏,大约出现在4500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


现代西洋双陆棋最令人难忘的特点是棋盘,棋盘上有24个狭窄的三角形,分为两套12个。根据多诺万的说法,玩家通过一对对的骰子来决定在这些几何竞技场中的移动方向,这使得双陆棋的胜利“几乎是技能和运气的混合”。


他解释道:“掷骰子很重要,但如何使用这些骰子也很重要。”“这种平衡使得双陆棋在自古以来就很受赌徒的欢迎”——庞贝的一幅壁画展示了这一趋势:一位旅店老板将两个打架的双陆棋对手轰了出去。


这种游戏的变种最终传播到了亚洲、地中海、中东和欧洲。在中世纪时期,欧洲大陆出现了多达25个版本的双陆棋,包括法国的“Trics - Trac”,瑞典的“Brde”和由爱尔兰人命名的英国版本“Somewhat”。到17世纪40年代,最后一种演变成现代西洋双陆棋,得名于单词“back”和“game”。



围棋

11世纪艺术家周文矩对围棋玩家的描绘


围棋起源于大约3000年前的中国。根据牛津棋盘游戏的历史,围棋是一种“领土占领”的游戏,它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复杂得多。玩家轮流在一个19x19的方格上放置棋子,有两个目标:夺取敌人的棋子和控制最大数量的领土。


“虽然规则很简单,”多诺万写道,“但棋盘的大小加上夺取和夺回领土的复杂性和棋子创造了一种非常复杂的游戏,在精神上更接近于充满局部战斗的整个军事战役,而不是象棋中的单一战役。”


据民间传说,围棋最初是作为一种算命的工具使用的,也可能是传说中的皇帝尧为了改造他任性的儿子而发明的。不管它的真正起源是什么,到公元前6世纪,围棋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主要内容,在孔子的《论语》中也有提及。后来,围棋被列为中国士大夫必须精通的“四大艺”之一。(除了围棋,有抱负的学者还必须学习中国的书法和绘画,以及弹奏一种名为古琴的七弦乐器。)


中国或许是围棋的诞生地,但在发展围棋方面,日本应该得到很大的赞誉。帕莱特称,“围棋比世界上任何大型棋类游戏都复杂且技高一筹,甚至可能包括国际象棋。”围棋在公元500年左右传到中国的东部邻国,期初存在于贵族和僧侣这类看似不和谐的社会群体中。


然而,到了11世纪,贵族和平民都接受了他们所谓的围棋,为这项运动在日本文化中占据主导地位铺平了道路。在17世纪,执政的德川幕府甚至建立了四所研究围棋的专科学校。


“因此出现了包括大师和弟子在内的世袭专业人员体系,他们的技能和修养提升到了无可比拟的高度,”帕莱特写道。


1868年德川幕府垮台后,日本精心设计的围棋训练体系土崩瓦解,围棋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失去了人气。但到了20世纪初,围棋又重新全面发展起来,在20世纪的整个过程中,它在西方世界获得了一批虽小但并非无关重要的追随者。



曼卡拉

坑痕被认为是曼卡拉板的古老变种


曼卡拉来自阿拉伯语单词naqala,意思是“移动”,它不是一种游戏,而是由几个共同的特点结合在一起的数百种游戏:即在布满浅坑或洞的棋盘上移动豆子、种子或类似形状的代币。游戏家族出现在大约公元前3000年到1000年之间,在非洲、中东和南亚的考古遗址中出现了类似曼卡拉的一排排小洞。


最受欢迎的曼卡拉变体Oware是两名参与者在两排六洞的棋盘上玩。玩家们轮流“播种”种子,在一个给定的坑里捡起代币,然后在棋盘上按顺序一个接一个地撒下代币。快速的游戏玩法是被鼓励的,因为浪费时间被认为是对游戏精神的诅咒。


曼卡拉的目标通常是通过计算和计算战略步法来获得比对手更多的种子。但在某些文化中,确保这项运动的长寿实际上比赢得比赛更重要。根据帕莱特的说法,尽管在大多数变化中没有什么是由运气决定的,但曼卡拉经常被视为赌博或仪式游戏,其结果被认为“至少部分是由命运决定的”。


帕莱特:“(这)是一个完全信息、完全平等、重大选择有很大自由度的游戏,因此需要高超的技巧。”“国际象棋的复杂性在于其纵深,而曼卡拉的复杂性在于长短。”



天鹅游戏

1900年左右,墨西哥插画家何塞·瓜达卢佩·波萨达创造了这个游戏


虽然从技术上讲,这不是一个古老的创造,天鹅游戏作为最早的商业制作的棋盘游戏被列入这个名单。按照帕莱特的说法,这是一场完全由运气决定的比赛,比赛“在赢得赌注的过程中不涉及任何技巧或真正的玩家互动”。


最早关于天鹅游戏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公元1574年到1587年之间,当时弗朗切斯科·德·美第奇公爵将一种叫做Gioco dell Oca的游戏赠给了西班牙的菲利普二世。据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中关于童年板块的介绍,这种消遣很快传遍了整个欧洲。早在1597年6月,一位名叫约翰·沃尔夫的人就把它描述为“最令人愉快的天鹅游戏”。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出现了不同的版本,每个版本都有自己独特的插图和主题。


1820年意大利版的天鹅游戏


19世纪的天鹅游戏


虽然天鹅游戏的视觉元素变化很大,但基本前提是一样的。玩家们竞相将自己的棋子送到盘绕的蛇形棋盘的中心,棋盘在骰子的引导下逆时针移动。棋盘上63个有编号的空格中,有6个用表示特殊规则的符号表示,比如在空格6上着陆后跳到空格12,或者到了空格58,也就是那个被不祥地命名为“死亡”的空格后重新开始。正如游戏的名字所暗示的那样,天鹅的形象在大多数游戏板上都占有重要地位。


要赢得比赛——或者赢得在比赛开始时建立的赌注——玩家必须在掷骰子的同时落在63号格内。那些滚出比需要更多点数的人被迫退回正轨。


“在许多方面,”帕莱特说,天鹅游戏“可以说开创了现代棋盘游戏时代,特别是引入了象征性和数学的说明性的主题元素。”


译者:IICC-X 杨子萱、马正午


校对:李尔吾


相关推荐:
最新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