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北京7月24日电(吴俊宽赵建通苏林)东京奥运会主火炬已经点燃,距离东京残奥会开幕仅剩一个月时间。正在广东清远备战的中国男子盲人足球队即将结束漫长的封闭训练。展望东京,该团队的目标是登上残奥会的领奖台。   

  

  封闭式培训超过400天(小标题)   

  

  2020年3月24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延期的消息传来,让训练了四个月的中国盲脚有些措手不及。用球队主教练张致恒的话说,“球队的状态和心态已经在逐渐调整。结果比赛延期了。”   

  

  去年3月底,集训队临时解散,队员们经过两个月的休息和调整,重新振作起来。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疫情防控风险,这次封闭训练从去年5月底持续到今年8月中旬。在400多天的训练期里,团队一周训练6天,没有特殊情况不准请假。   

  

  比赛的延迟打乱了球队备战的节奏,但新的训练期也给了盲脚时间仔细打磨自己的技战术。张致恒说,过去,世界上的主流战术主要是基于球员的个人能力,很少整体战术协调。以前中国队更多的是靠个人发挥。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球队逐渐形成了一些战术套路,球队的配合和战术体系也趋于成熟。可以说比赛延期对球队备战是有好处的。   

  

  此外,在盲脚比赛中,站在对方球门后面的守门员、教练和引导员需要通力合作,指挥场上的运动员进行比赛。集训队的每个人都来自不同的省份,口音和口令差异很大。在这次训练准备中,团队还确定了统一简化的指挥密码系统,极大地方便了日常训练和现场指挥指导。   

  

  (小标题)家庭友好型团队氛围   

  

  推迟一年比赛,对运动员个人影响很大。   

  

  张致恒说:“一些运动员原本计划在残奥会后结婚,但现在他们不得不推迟结婚,这极大地影响了他们的人生规划。在长期的封闭状态下,运动员的心理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中国残联和广东省残联为我们提供了一流的软硬件支持,广东省残疾人体育艺术中心在后勤保障和反兴奋剂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团队内部,还举办按摩班、兴趣班,成立‘走廊乐队’,丰富团队成员的业余生活,缓解大家的心理压力。"   

  

  盲人足球比赛是五人制。目前,中国盲足训练队共有包括3名守门员在内的17名运动员。最小的是2004年出生的肖,最大的是32岁的余。他参加了2008年北京残奥会,当时中国队取得了历史最好成绩,在决赛中输给了巴西。   

  

  球队助理教练、指导王桂顺说:“经过长期的训练,球队形成了互相关心、互相鼓励的良好氛围。团队就像一个大家庭,大家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努力。这也是中国多年来的盲脚传统。”   

  

  第一次进入国家集训队的小韩云是最年轻的运动员,但年龄也不小了。2011年,他开始练习足球。2019年代表辽宁队获得全国残奥会亚军。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在训练中总是紧跟老队员。用他的话说,“技术、体力、意志力都有了很大的进步。”   

  

  在训练场外,小韩云也能很好地融入球队,适应集体生活。他在队员自发组建的“走廊乐队”中担任鼓手。该乐队不定期组织排练,并在节日和其他场合进行介绍和表演。受良好团队氛围的影响,小的集体荣誉感高,为国争光的意愿强烈。今年6月,他还用盲文写了入党申请书。穿着t   

  

  共有8支队伍参加了东京残奥会盲人足球赛。中国队与东道主日本队、世界冠军巴西队和欧洲劲旅法国队同组,小组前两名已杀入四强。   

  

  对于三场小组赛,中国盲人足球队队长张佳斌最期待的是与巴西的较量。盲人足球于2004年首次进入残奥会,巴西获得了过去四届残奥会的所有冠军。2018年,张佳斌代表国家队参加盲足世锦赛。中国队在半决赛中以0比1输给了巴西队,巴西队最终获得了冠军。那场比赛让他终生难忘。   

  

  “我一直听说巴西队很强。当我们在世锦赛上相遇时,我感觉他们并不比我们强多少。最后输了很可惜,我不甘心。”张佳斌说,“现在我们队有了新的技战术,这次我们希望在东京赢他们。”   

  

  中国盲足2008年首次获得残奥会亚军,之后两届获得第五名和第四名。此外,中国队三次参加世界锦标赛,两次获得第三名,一次排名第四。在亚锦赛和亚残运会上,中国队也多次夺冠。在本届东京残奥会上,教练张致恒说,目标是至少登上领奖台。   

  

  有人把盲人足球比作在黑暗中飞行。在训练中,教练应该手把手,甚至手把手地教动作要领。运动员靠听觉判断场上形势,完成复杂的技术动作和战术配合,受伤是常有的事。张佳斌是队里的拼命三郎,全身都是伤。少年小韩云也直言,“盲人足球最重要的是克服内心的恐惧,要敢跑、敢抢、敢打、敢撞。”   

  

  自2008年首次参加残奥会以来,中国盲足一路走来困难重重,这离不开一批运动员和教练员的拼搏、拼搏和高昂的士气。   

  

  小韩云说:“我会一直玩到不行,因为我热爱这个项目。更加热爱我的祖国。”   

  

  简单的文字,或许就是对“盲脚精神”最好的诠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