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游戏资讯新闻内容分享。
您的位置:主页 > 评测 > 内容:情缘图片(情缘传奇林辉荣)

情缘图片(情缘传奇林辉荣)

时间:2021-06-13 04:59:09来源:https://www.fangfengyichenwang.com.cn

导读 : 雍正十年(1732年)6月24日,扬州芳府荷塘里,白鹤在清远盛开芬芳,漫溢在芳府的各个角落。在这满溢的香气中,方畹仪诞生了。方家是官宦世家,自幼便师从名师。凭借她的聪明...

雍正十年(1732年)6月24日,扬州芳府荷塘里,白鹤在清远盛开芬芳,漫溢在芳府的各个角落。在这满溢的香气中,方畹仪诞生了。方家是官宦世家,自幼便师从名师。凭借她的聪明和勤奋,年轻的万依很快因其才华和美貌而闻名。

在江南,荷花也有生日,这一天是万依出生的日子,所以万依被命名为“白莲”和“荷花居”。安百里想和谁结婚?不需要贵人贵人,也不需要玉树临风,但一定要能和她诗词一起唱,能醉。方的父亲很开明,听了的建议,替她找到了。

罗聘的生活很艰难。他一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在他未成年时去世。也许是因为家境贫寒,罗聘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只读圣贤”,而是致力于学习诗歌和绘画来养活自己。在扬州文人圈里,他的绘画天赋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从小就出名了。至于比他大一岁的方畹仪,虽然没见过面,但他很欣赏对方的才华。

很快,21岁的方畹仪和20岁的罗聘成为了搭档。罗聘把他们的新房子命名为“曹铸石林”。书房前面有一个荷塘。闲暇之余,夫妻俩要么在荷风的芬芳中欢笑吟诗,要么在书房里一起描绘丹青,活得像神仙眷侣。

不久,罗聘遇到了金农,拜他为师。师傅和徒弟很合得来,后来成了“扬州八怪”中的两个。因为万依性格温和,精通诗词和绘画,所以她和《八怪》里的几位长辈以及罗聘的朋友相处得很好。

幸福的生活是甜蜜的,但也有曲折。万依的长子因病早逝。幸运的是,万依生下了她的下一个儿子、女儿和第三个儿子。万依不同于当时的其他女性。婚后虽然也恪守女性道德,教育子女,但有自己的闺中密友圈,经常会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才女聚在一起开小诗会。场景类似于《红楼梦》中的诗社。

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按扬州风俗,万依的虚拟三十岁生日是做寿酒的。罗聘对此十分重视,特别邀请了画坛的两位大人物金农和郑板桥。席间,大家聊得很开心。金农立即写了三首诗,献给万依。郑板桥还即兴画了一幅《石壁丛兰图》,并送给他们一些诗。两位诗人和画家赞美了婉约优雅的优雅,以及兰花的智慧,也祝愿这对白头夫妻白头偕老。就像两位老人的祝福一样,罗聘和他的妻子过着他们愿意成为恋人但不羡慕神仙的生活。

随后几年,“扬州八怪”相继离世,罗聘作为其中最年轻的一位,成为扬州画坛的领军人物。他在“曹铸石林”交朋友,并细心地教他的孩子绘画技巧。生活看似完美,但也隐藏着一个危机:盐商支持扬州书画市场,但后来因为卷入一桩大贪案(淮北盐诱案)而逐渐没落,书画市场也相应萎缩。罗聘以绘画为业,他的绘画技巧越来越精湛,但经济收入却越来越少。

所以,乾隆三十六年后,罗聘去了北京。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为金农老师收集最后的笔记,当然也是为了向外寻求发展。在北京,他很容易得到学术界和官场的认可和结识

y-word" data-gid="2241215" qid="6537403386617140494">纪晓岚等达官名流,也受到了相当的礼遇。但对妻子婉仪的思念始终萦绕在他心头。他收到婉仪的家书后,有了动身回乡的念头。消息传出,众人纷纷挽留,罗聘只好强忍思念留了下来。直到乾隆三十八年春天,他才开始返程,并在这一年的冬天整理出版了老师的遗作。


扬州的风物依旧,儿女们也已成年,婉仪美丽依旧。一家人常在一起吟诗作画,日子在和乐融融中缓缓流淌。后来,戏曲家蒋士铨从江西北上入京,途经扬州时,特地到“朱草诗林”拜访罗聘。蒋士铨进京需要一幅幛额做礼物,所以随身带了一匹六尺花绫。这种幛额用整匹绸布制成,尺幅非常大,一般需要花费几日时间才能完成。虽然行程紧急,但是蒋士铨为了等这幅幛额完工,决定在扬州多留几日。罗聘得知后,略微思索了一下,让蒋士铨明晨来取。蒋士铨很吃惊,但也不便多问,将信将疑地回到了住处。


次日清晨,他果然看到了已经完工的幛额,惊奇地问罗聘是怎么做到的。原来,蒋士铨走后,罗聘唤来全家人,商议好构图,然后分工合作,连夜赶了出来。蒋士铨既欢喜又羡慕,于是写了一首长诗来纪念,说“两峰(罗聘的号)为夫,白莲为妻”,神仙眷属带着一家仙人,“墨池画策相扶持”。


虽然这幅幛额早已不复踪迹,今人却可以由诗句想象到当年的盛景。这件事也被当作一件美谈传遍扬州城。


或许老天也嫉妒这一家人的幸福美满吧,没多久,年仅48岁的方婉仪得了“肺疾”,这在当时是不治之症。为了给爱妻治病,罗聘四处求医,治疗了几个月依然不见任何起色,反倒一日重过一日。这时,罗聘必须进京处理一些事情。而古人出远门不易,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他心知此去和婉仪必成永诀,痛苦矛盾的心情日日煎熬着他。临近上京前,他写了一首诗:“默默两心谁得会,明知见面是来生。”


婉仪读过之后,强打精神斜靠在枕边,回了两首诗。她说,自己四肢寒凉,已经病入膏肓,即便神医扁鹊也回天乏术。人生谁都会死,我会如落叶一样在秋天飘落。我们夫妻恩爱,怎么忍心别离,夫君,你启程吧,不要挂念,我会伴着孤灯夜夜思念你……


离开扬州后一个月,罗聘在途经济南的时候,梦到了妻子婉仪,并写了一首思念妻子的诗。他还不知道,婉仪已经在他走后的第13天,即五月十九离开了人世。一直到八月初三,罗聘才从一位来自扬州的商人口中得知妻子去世的消息。悲痛欲绝的他写了一首很长的悼亡诗,其中有一句:“达生寓诗意,死以秋为期。”——他还念念不忘婉仪临终的诗句,那个与他相约等到秋天才辞别人世的诺言。而他自己写的“明知见面是他生”竟一语成谶了……


罗聘思郁樵悴。为了更好地纪念妻子婉仪,他特意请了一位内阁大学士兼书法家为婉仪写了墓志铭,其中四句描写“一卷梅花,一卷白莲,其画也禅,其诗也仙”道尽了婉仪的风骨神韵,也让罗聘更加心碎。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有过这样一位才貌双全的女子相伴,罗聘的心中再也装不下其他女子,满满的全是和婉仪的回忆。他为自己另起了两个号:“衣云和尚”“衣云道人”。或僧或道,总不愿再沾染这红尘情事。她死了,他就去当和尚,唯有记忆中的那枝白莲伴他终老。


相关推荐:
最新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