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游戏资讯新闻内容分享。
您的位置:主页 > 评测 > 内容:幻想学院,幻想学院说法人生网

幻想学院,幻想学院说法人生网

时间:2021-06-13 05:54:17来源:https://www.fangfengyichenwang.com.cn

导读 : 当一个父亲在某个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是一个“强者”和“大哥”的时候,他必然会以自己的经历对孩子要求严格。成长中的...

当一个父亲在某个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是一个“强者”和“大哥”的时候,他必然会以自己的经历对孩子要求严格。成长中的孩子压力大,容易与父亲发生冲突。他们要进入社会才能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

石昊金融公司员工

初二的时候,石昊渴望买一台掌上游戏机。他把这个愿望憋了两个月,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机会。那天父亲心情很好。石昊在饭桌上提出了一个要求。父亲拒绝了。他问:“为什么别人在家里买,我不能?”

父亲简单地回答:“别人家就是别人家,我们家就是我们家。”

石昊的父亲是南京一家国企的领导,他的权威被卡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上。商人和政治家经常回家参观。大部分人拿着贵重的礼物,拿出一叠文件,笑着双手递给他。

父亲常常一句话就让对方脸上无光。带着笑容进来的客人,大部分都是丢了脸出去的,礼物原封不动的还回去了。

这位强人的父亲对金钱近乎偏执,对石昊的消费有着极端的控制力。无论吃喝玩乐,如果单次消费超过100元,一定要及时上报。200元及以上需要提前申请。

上了高中后,石昊和父亲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当时他对父亲的评价是,一个小领导,刻板固执,牢牢控制着手中的权力,把能挡的都挡了,包括自己的儿子。

2009年,父亲离开原单位,另找一家小公司做财务。同年,石昊参加高考,违背父亲意愿,偷偷填报了北京某大学的金融专业。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父亲脸色铁青,靠在沙发上不说话。

离开家,住在不同的地方,为自己赚钱,石昊不知道这是他父亲的愿望还是报复。大学的时候家里给他钱,不给他也不要。周末,我做兼职,发传单,打扮成娃娃,洗碗,什么都做。

毕业后,石昊在北京一家金融公司工作。这一天,他等得太久,开始在报复中度过。直到有一天,信用卡被冻结,石昊借了一笔贷款。网贷越来越多,利息还不了。

没有朋友借钱给石昊。回家后,他希望父母借一笔钱来填补这个空缺。第二天一早,父亲去了银行。当我醒来时,石昊的加勒比花了10万元。这笔钱缓和了父子关系。在电话里,石昊偶尔会和父亲聊一聊,这大多是生活中的琐事。聊得很深很尴尬。

2017年年中,石昊在网上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父亲以前的领导和同事都上了新闻,进了监狱。涉及的时间是父亲离开国企的那一年。

他打电话回家,了解了那一年的情况。2009年,父亲的公司收到了一笔价值数十亿的订单。签了就能增加官职;不签就断了大家的财源。父亲决定辞去职务,退出单位。现在那些老同事,进去不进去,活在不断的恐惧中。

据我妈说,我爸每天睡得好,吃得好。

曹圣是一名博士生

对曹圣来说,他的父亲就像一个遥远的将军。他伸手一指地图,前线的士兵冒着烟的危险行军,他就是其中一个士兵。

曹圣的父亲的确是一名将军,去了越南。即使在和平时期,也有无穷无尽的事情要做。平时出门,至少带两个警卫和一个司机。

司机是父亲派往曹圣的信使。每天早上,司机监督曹圣叠被子,出去跑步,送曹圣上学。放学后司机去接他。他比他父亲更愿意信任司机。

这不仅是因为他父亲的疏远,也是因为他通常以他的军事风格要求曹圣。坐着,一定要挺胸坐好;站着,不要把重心沉在身体的一侧;白天不要躺在床上,醒来一定要马上铺床;夏天,领口的扣子一定要扣好,在

曹圣不敢看他父亲,但当他父亲不在家时,他会看书架上的照片。照片中,父亲的制服很整洁,眼神犀利。他幻想过自己会有多好。这是内心矛盾的投射,既崇拜父亲的军人身份,又抗拒他的军规。

直到进入大学,这些军规消失了。曹圣过着自由放任的生活。睡得晚,躺在床上不舒服;起床不叠被子,上课不能集中精神,跑回去睡觉

舍叠被子,再跑回教学楼。父亲的影响,已经烙印在他身上。


宿舍生活让曹晟对同龄人有了更深的了解。室友们沉迷游戏,又常感到空虚悔恨;晚上熬夜,白天又昏昏欲睡。日积月累,曹晟内心的天秤发生逆转。


于是,他重新拿起军规。早睡早起,坚持锻炼,回归既有轨道。他发现,自律才能带来真正的自由。


毕业后,曹晟读研。室友聚会,其中一个患上了颈椎病。聊起现状,他说:“我有孩子,肯定像你爸那样,让他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早睡早起,没事别熬夜。”


向佐,武打演员


18岁那年,向佐从英国留学归来,想要成为一名演员。将这个想法告诉父亲,遭遇向华强的反对。向佐只能暂且做为模特,登上各种国际秀场。他不甘心,心里有团火,演员梦难以割断。


向华强的名字在影视圈如雷贯耳。1984年,向佐出生,父亲向华强成立永盛电影公司,随后数年,接连签下周润发、刘德华、李连杰等天王巨星。


这些大腕功成名就后,也不忘向华强的知遇之恩,都成了向家的挚友。在向家位于香港九龙塘的五层豪宅中,专门有一个房间属于李连杰。他经常回来和以前的老板聊天,待得晚了,就住在那里。所有明星大腕获了奖,登上领奖台第一个感谢的,也是向华强。


正是因为与各种演员打了几十年交道,懂得演员的心理压力,向华强反对向佐进入影视圈。他不愿儿子承担这种压力。


九十年代末,香港电影开始走下坡路,步入千禧年后更是盗版横行,电影市场坠落低谷。向华强转型投资地产、博彩和酒店,却一直关注电影市场。对电影难舍的热爱,是他一辈子的情义结。


有其父必有其子。现在,轮到向佐了。


梦想道路受挫,向佐一度意气用事,每天和酒肉朋友厮混,一玩就是通宵,第二天醒来感到迷失、空虚,生活乏味可陈。面对采访,向佐承认那时候自己就是一滩烂泥。


最终将他拽出深沟的,还是父亲向华强。亲眼目睹儿子的的痛苦,这个始终以硬汉姿态示人的父亲,终于软了心肠说:“我帮你,只要你努力,你就可以飞。”这句“我帮你”,更像是在说,你自己往前闯,我在看着你。


向佐不愿靠着父亲在影视圈中的人脉资源,实现降维打击。他凭着一股倔强,纯靠自己闯,做简历,到片场和导演拉关系。2004年,向佐偷跑进《霍元甲》剧组找李连杰,向他请求一个角色,最终饰演了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角色。接着又在各种剧组跑龙套、打杂。他跟副导演做过助手、跟摄影师学过拍摄,还做过现场统筹,只要进剧组,向佐就很开心。


儿子跑龙套,向华强从来没表现过心疼,他反复告诫向佐:“不能嚣张、骄傲、张扬,不管在什么状况下都要礼貌,对前辈尊重,对朋友、工作人员一视同仁,不乱发脾气。”


年轻的向佐牢记了这些教诲,甚至表现得有些过头。2007年,他终于在电影《投名状》里得到一个“有名字的角色”。拍摄时间在深冬,李连杰、刘德华、金城武的化妆车就停在场地后,都喊他上车,向佐一一拒绝,蹲在雪地里和群众演员扎堆吃盒饭。


跑了几年龙套,向佐的影视道路并不如意。他再度请教父亲。向华强问:“为什么不去练功夫?中国十几亿人,武打演员断层,年轻一辈很稀缺。”


在影视圈中,武行是最苦的。成龙、李连杰等老一辈的武打演员,大多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迫于生计选择这条路。况且对于已经25岁的向佐来说,练武有点晚了,“筋骨比别人要硬得多”,走这条路比别人更难。


向佐有股韧劲儿,每天学六个小时功夫,长拳、洪拳、兵器、跆拳道,还要上三个小时的表演课。李连杰过来看他,以为坚持不了多久,没想到,半年后向佐还在继续,李连杰觉得不简单,随即派过去一位师弟,为向佐当教练。


随后五年,向佐就在这种磨练中成长。他折过手指、断过膝盖、挫伤过腰部,甚至有一回摔断腿,做了很多手术才把筋骨黏合修复,即使这样,也没有放弃的想法。完成第一次空翻时,他兴奋得大叫,声音整栋楼都听得见。


2014年,向佐在社交网络上传了一组图片,配文“练功四周年,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第一张配图就是和父亲将华强的合影。那时,他即将在一部电影里饰演重要角色,影片是向华强投资的。从父亲反对到认可,再到实质的支持,向佐像一块金刚石,打磨了十年。


影片发布会时,媒体问向佐,父亲的教诲,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向佐说:“幼稚园时,我买了两盒油彩,一盒贵一盒便宜,我跟我爸说,我很喜欢一个同学,要把便宜的这盒送给他。我爸说这样不对,你喜欢他,就该把贵的给他,他即便不知道,你心里也会更舒服一点”。


行事低调、沉稳内敛是向氏父子的一贯作风。向佐从不张扬自我,向华强多年来更是深居简出,几乎不参与任何商业活动。直到今年父亲节,向氏父子受海澜之家邀请,拍摄了一部短片。


片中,父子二人共同出境,演练一段虎鹤双形。虎为百兽尊,罔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对向佐来说,父亲是榜样、是灯塔,也是永远的偶像。


相关推荐:
最新阅览:
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