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全的游戏资讯新闻内容分享。
您的位置:主页 > 评测 > 内容:三国杀界限突破角色,三国杀凌统台词

三国杀界限突破角色,三国杀凌统台词

时间:2021-06-13 10:14:38来源:https://www.fangfengyichenwang.com.cn

导读 : 武侯待我如同对凌家的一座大山整个系统应该扩散到肝脏和大脑只是那个可恶的金范小偷竟然来投票了毕竟,忠孝,很难兼...

武侯待我如同对凌家的一座大山

整个系统应该扩散到肝脏和大脑

只是那个可恶的金范小偷竟然来投票了

毕竟,忠孝,很难兼得吗?

武将名册吴

吴灵童

Part1 设计细节鉴赏

幼年丧父的凌统,心中只有复仇

平日不苟言笑,让合适的进来

人生只有练武,练武,练武。

总有一天,你必须用你的手砍你的敌人

金范恶贼真是可恶

要不是吴侯的保护.

念及此,正直的凌统总是无可奈何

捅一个小人诅咒你.

凌的19路枪法已经到了瓶颈

恰逢吴侯派人去探海

借此机会和老外切磋切磋技艺

再现吴中枪王的名气

变换后的图像

水舞云甘阳齐格

晚上唱歌喝酒没有节制

江标英杰多士

tyle="font-size:15px;">卫国去乡八千里




Part2 武将技能


此技能来源于测试服,具体数据以游戏环境为准


  • 武将变身

无双天赋—形态变身:战斗过程中,玄金武将会获得气势积累,每次行动以及受到伤害均会获得气势;当气势值达到最大时,武将会变身,获得全新形象以及护盾,前两次行动免疫大部分控制,武将技能获得强化,并大幅提升自身伤害能力;护盾消失后,取消变身状态。整局战斗中,变身可触发次数有限。




  • 超合技能特色

释放技能后为我方全体施加禁军标记。


禁军标记:受到攻击时,标记单位对攻击者进行一次反击,造成无双伤害,并清除【五级】一个增益额外施加一层爆炎。




  • 变身技能特色

变身技能:对敌方全体造成无双伤害,并清除【五级】我方大量减益及所有低级减益,回复大量龙魂并获得额外属性加成。


超合强化:主动技能会附加一层爆炎。




  • 阵营指挥

吴国阵营武将受击时,基于攻击者火烧数量,获得额外防御属性提升;凌统行动时,对敌方多人施加熔焰(持续回合结束后,会蔓延到其他同阵营目标,名将继承)。




  • 玄金天赋

玄金武将施加的状态不会被玄金及以下品质道具清除、抵御、转移及复制。






Part3 语音台词


玄金武将-凌统来自游族少年三国志00:0000:30


甘宁你别以为有主公罩着我就拿你没办法!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扎个草人诅咒你。


船出海这种事,怎少的了我东吴好儿郎!


海上天气多变,凶险胜过江上十倍。


听说海底有宝贝,潜水那可是我强项。


姓吕的丫头真是个疯子,下次得绕着她走。


主公待我不薄,他的面子是一定要给的。


凌风逐敌,统领千军!




Part4 人物传记-靖海凌统




江东自古,有任侠好义之风。


少年子弟有尚武者,着乌衣,骑白马,纵横市陌之间,匡扶危难,济危救困,是为游侠儿。


游侠本无组织,汉末之时,黄巾揭竿而起,一夜之间横扫大江南北,时人谓之曰“贼”。为抵御黄巾贼乱,江东有游侠三百,会盟同约,便为“乌衣盟”。


后黄巾之乱扑灭,乌衣盟的规矩,却这么传了下来。


凌统的小时候,便在这乌衣盟中长大。


凌家世代习武,号称吴中枪王,凌统的父亲凌操,更是个中翘楚,精擅一柄点钢长枪,为人性情刚烈勇武,是乌衣盟中,顶尖儿的高手。


凌统自幼随父亲学枪,年纪虽小,却也有模有样,他素来孺慕游侠之风,总是缠着父亲,说他长大了之后,也要跟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乌衣盟的游侠。


每次学枪的时候,父亲看着凌统的目光,总是充满了欣慰,可是听到凌统这句话的时候,父亲的眼神,却会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他摸着凌统的头,说很多事情,他还不懂,等他长大了,就都知道了。


然而凌统,却没来得及等到长大的那天。


他永远不会忘记,十岁那年的冬天。


江东之地,本多富庶,极少苦寒,可那一年的冬天,却下了一场好大的白茫茫的雪。


就在这一年,江东各大宗族世家,推举出了一个叫做孙坚的盟主,这个盟,可不是乌衣盟般的江湖盟约,而是实实在在的一方诸侯。


而凌操,则自幼与孙坚熟识,为他招揽,成为了孙坚手下的一名先锋悍将。


父亲成了将军,凌统高兴得合不拢嘴,可父亲的神色,却一天比一天忧虑。


凌统知道是因为什么,乌衣盟的七戒十三规,他比父亲背都熟。其中第五大戒,就是江湖游侠,不得为官府作伥,不得身居官位,不得卷入朝堂之事。


在凌统的心里,父亲如今得了官职,至多便辞去乌衣盟罢了,平日里那些叔叔伯伯们,各个都与父亲交好,想来必会摆下宴席,恭贺父亲高升才是。


年幼的凌统那时还不明白,乌衣盟七戒十三规中,第一条首当其冲的,“乌衣游侠,有进无出”这八个大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一天,父亲奉了主公的将令,暗度江夏,趁着雪夜偷袭黄祖。


凌统早早地就起了床,趴在窗边上,等着父亲得胜归来的消息。


黄祖手下并无强将,他早就听父亲说过,这番征讨,势必大胜归来。


可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听到父亲熟悉的马蹄声。


忽然,院外的朱漆铁门,被猛地一脚踹了开来。


凌统母亲早逝,如今父亲征战未归,家中只有一名年迈祖母,凌统连忙披衣出户,走到院落之中,几名听到动静的家丁高举火把,各执兵器,早已守在那儿。


大门洞开,风雪之中,站着一个陌生的人影。


“你是凌操的儿子?”


声音嘶哑而低沉,和父亲清亮的好听声音完全不同。


凌统点了点头,他迎着风雪,眯着眼,想要看清来人的样子,可隐隐约约,只能看见那个人的手里,持着一柄巨大的赤红色的血刀。


刀锋冰冷,寒风吹过的时候,仿佛都被一分为二,发出尖锐啸声。


“那也好,你来接你父亲回家。”


男人话刚出口,忽然凌统听到了身后重重的杖声。


奶奶!”


他回头看去,只见老妇一身灰衣,弓腰驼背,拄着一柄梨花木杖,原本脸上的和善笑意,如今比院中的冰雪还冷三分。


“回去。”


老妇没有管来人,却先对着凌统


“可是,他说要我接父亲……”


“回去!”


凌统从来没有见过奶奶发这么大的火,风雪之中,奶奶仿佛变成了故事里的厉鬼,白发萧骚,一身布衣吹荡鼓舞,脸上的皱纹层层叠叠,一双老眼里,只剩下了狰狞的怒火和寒意。


“是。”


凌统没有敢违背奶奶的意思,他低下头,快步地进了里屋,然后趴在床边,小心翼翼地偷偷听着。


风雪凄厉,院落里的声音,只断断续续地传来。


“……他的首级,本该他的后人来接……”


“……是你埋伏在黄祖军中,偷袭杀了我儿?”


“……乌衣盟的规矩……他用血洗清了……后人入军……不管……”


“……定会报仇!!”


“……若有……找我甘宁便是……”


男人的声音很平静,却似乎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狂妄。奶奶的声音比平时都要尖锐,仿佛疯了一样。


过了半晌,院中再无声音,只有大门重重一声,关了起来。


凌统连忙跑了出去。


大堂之中,祖母跪倒在地上,满身满手都是鲜血,她的怀里,一颗首级怒目圆睁,正是父亲的模样。


凌统呆在了那儿。


祖母缓缓抬起头,看到他到时候,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统儿。”


“……孩儿,孩儿在。”


“你在这儿,对着你父亲,发誓。”


“孩儿……孩儿发誓。”


“终此一生,必杀甘宁!!必杀甘宁,为你爹,为凌家报仇!!!”


孙坚第二天就来到了凌家,带着乌泱泱的一群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孙坚要收凌统为义子,从此带入宫中,给他最好的前途和未来。


可凌统却拒绝了。


他说,他不离开这个家,他也不改姓,他就姓凌,凌操的凌,枪王凌家的凌。


孙坚没有勉强,而是留下了大笔的金银,嘱咐凌统的祖母,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来宫中找他,只要孙家人在江东还说得上话,那么凌家,就不会受到任何欺辱。


祖母颤抖着双手,拜了下来,给孙坚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孙坚连忙扶起,再看向凌操的灵位之时,眼睛已经红了。


从那一天起,凌家的院子里,没有了那个总是爽朗笑声的主人,只留下了孤儿寡母,紧闭院门,谢绝外客。


凌统开始练枪。


不像以前那样,而是拼命十倍,百倍地练。


练到双手的虎口都磨出血来,练到膝盖颤抖,直不起腰,练到大脑一片空白,连喘出来的气都带着扑鼻的血腥味。


他不敢,也不能休息。


只要他稍稍松懈一点,那双昏忪的老眼就会像是刀剑一眼,刺在他的背后。


凌家枪法,共一十九路。


十三岁那年,他就全了步战的五路枪法,祖母说,比他爹爹当年,还要早了三年。


可是不够,这样的凌统,还没有替父亲报仇的资格。


练成步战五枪的凌统,其实趁夜偷偷去过乌衣盟,他想,凭着自己的枪法,或许已经足够杀掉那个叫做甘宁的仇人了。


可他连甘宁的面都没能见到。


乌衣盟里,高手如云,他接连挑翻了三个剑客之后,却被一个用大锤的朱姓少年,砸翻在地。


他以为自己要死在这儿了。


可乌衣盟里,没有人对他下手。


很多人认得他,也曾经在他的家里,和他死去的父亲喝过酒。他们就这么默默地站在那儿,看着重伤呕血的凌统,一点一点地,爬出了乌衣盟。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凌统看见,祖母亲自举着火把,站在门口。


凌统连忙抢先两步上前,跪倒在地。


祖母看着重伤的他,没有问他去了哪里,也没有问他怎么受的伤,而是淡淡地问了一句:“统儿,知道奶奶为什么站在这吗?”


“孩儿不知。”


“你若是不能从乌衣盟里活着回来,奶奶就一把火烧了这个家,跟你死在一处,从此枪王凌家,就算绝于这世间了。”


凌统的身子震了一震,他紧紧抱住了奶奶,一路上忍住的泪水,汹涌而下。


“孩儿知错了。孩儿知错了。练不成凌家的神枪,孩儿再不身陷险境,连累奶奶独活!”


从那之后,凌统又练三年。


步战之上,是马战,凌家马战四路枪法,比之步战,艰难了何止十倍?不仅仅要练习枪法,更是骑术,身法的要诀。


幸而有孙坚的口谕,凌统前往军营练枪,练马术,素来是一帆风顺,从来没有人阻拦。


十六岁那年,马战四枪,尽数在了凌统的心中。


可凌统不再敢自得。


凌家十九枪,他连一半都没练成,哪敢说什么替父报仇的话?


可那一年,孙坚死了。


江东大兴兵戈,由孙坚长子孙策领兵,讨伐刘表。孙策亲自来到凌家,找到凌统。


他说,如今江东岌岌可危,极少将才,若凌统不弃,望来军中,祝他一臂之力。


凌统本要拒绝,他只想一心练枪,可祖母却一口答应。


孙策走后,祖母叫来凌统,问他:“你可知道,你父亲当年,是为什么而死?”


“是讨伐江夏,被奸人甘宁所害!”


“幼稚!”


凌统愣住了。


“你父亲当年,是自己取死的。”


“什么?”


“乱世将至,诸侯纷争,什么乌衣盟游侠儿,不过是少年人的游戏罢了,唯有投身军旅,报效孙家,才是凌家真正的出路所在。你父亲就是看穿了这一点,才不惜和乌衣盟决裂,哪怕身死,也要和游侠儿划清界限,换来你从此无拘无束,大好前程。”


凌统听的呆了,他从来不知道,其中竟然还有这番缘由。


“你父亲死后,这么多年 ,我们孤儿寡母,全靠孙家的照拂,才能过活。如今,也该到了你替你父亲出战的时候了。”


“记住,胜负重要,活命更重要!如果你死在了军阵之中,那么你父亲的仇,只能由我这个七十老妪,一头撞死在乌衣盟的门前,才能沉冤得雪了。”


凌统听在耳中,背上冷汗,涔涔而下。


“是,孩儿记住了。”


那一年,凌统入军。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凌家的枪法,或许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强的多


大小军战二十三番,凌统以十六岁的年纪,枪挑了对面九个名将,少年枪王之名,威震天下,甚至班师回来之后,连孙策都亲自为他斟酒庆贺。


可凌统再也不敢自满。


他永远都记得,那个夜里,他在乌衣盟中,被打像是狗一样地爬回来,奶奶手持火把,等在门口的样子。


马战之后,是夜战。


夜战三枪,巷战三枪,都是小巧挪移,极为灵动的枪法。


他练了五年。


不是闭门造车,而是在战场上,在金戈铁马,瞬息万变的军阵之中,在一次次的夜袭,一次次的攻城,一次次的生死一线中练成的。


可就在他终于自信,除了最后的水战四枪之外,凌家十九路枪法中的十五路,尽在掌中,足可以替父报仇的时候,一个消息传到了凌家。


“乌衣盟解散,甘宁投诚,如今在主公麾下为将,掌管东吴水师。”


轻飘飘的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几乎将凌统彻底击倒。


他如何能与杀父大仇同朝为官,甚至同军为将?


就在他红了眼睛,准备去找甘宁拼杀的时候,他的祖母,那个如今已经风烛残年,病卧榻上的老人,又一次拦在了他的面前。


“为什么?奶奶,为什么?”


凌统声嘶力竭,几乎疯了一般,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祖母。


“孙家之恩……一日不得报,你就一日,不能杀孙家的将领。”


老人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可眼睛里仍然燃烧着疯狂的复仇的火焰。


“统儿,你还不够……还不够……你必须有一天,真正成为了江东的柱石,有一天东吴依靠着你,不用再借助甘宁的那把疯刀的时候,才是你真正报仇的时候,你才能够名正言顺地,拿下他的权柄,收下他的部队,斩下他的头颅,替你爹报仇!”


凌统愣住了。


江东的柱石吗……


“……奶奶,我明白了。”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练成凌家的十九枪,我会带着东吴的水师,踏遍天下的江河湖海,成为真正的江东柱石。”


“那一天,就是我替父亲报仇的时候 ,就是我们凌家……雪耻的时候!”


相关推荐:
最新阅览:
推荐:
猜你喜欢: